不会拿耗子的狗不是好军犬:一战军犬奇闻

2017-08-26 04:20

  概览众所周知,军犬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战争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早在数千年前,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都将军犬用于进攻、防守及战场通讯。在中世纪和近代早期也有许多军犬参与战争的故事。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军犬用于站岗放

  众所周知,军犬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战争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早在数千年前,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都将军犬用于进攻、防守及战场通讯。在中世纪和近代早期也有许多军犬参与战争的故事。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军犬用于站岗放哨;美国南北战争中,也用于放哨和警戒。1900年在第二次贝尔战争中,英国人使用了柯利牧羊犬(Collie)或苏格兰牧羊犬(Scottish Shepherd)。1908年,法军引进了正式的军犬,德军、俄军、意军也随后跟风引进。而在比利时的弗兰德斯地区(Flanders),犬类自古以来便被作为挽畜来使用,经常可以在街上看到拖着牛奶或轻便小车的家犬。比利时军在1911-1913年的军事演习中,尝试将军犬用于战斗,取得了极好效果。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军犬成为战争中使用最多和最广泛的动物。这场战争也是军犬在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投入使用,其扮演的角色根据其体型、智商和接受的训练而定,主要包括:哨兵犬、侦察犬、救护犬、通信犬、爆破犬、捕鼠犬和军犬吉祥物等。它们承担着站岗警戒、传递军情、运送弹药和粮秣、侦察、拖曳雪橇、营救伤员、战壕捕鼠等任务,他们是士兵无声的战友,与士兵一起流血,受领勋章。

  当时的几个主要参战国,如比利时,因为该国有用犬类做挽畜的传统,因此军犬往往被比军用于拖曳马克沁重机枪和传递军情,还用军犬拖曳载着伤员的小车这种做法因为大战爆发后2个月堑壕中的出现而中止。而比利时军队也对这些忠诚的无声战友极为照顾,在比军的阵地上,有为它们修筑的临时狗舍;比军即便惨败,也要这些战友免遭。

  一战时,比利时军中用于拖曳马克沁重机枪的军犬。这类工作犬的阵亡率非常高。

  和比利时相比,其他交战国对于军犬的使用则要得多,很多军犬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例如德军军犬,它们往往承担前头探的任务德军训练军犬接近对方战壕,如果有人占据或埋伏,则出声。起初协约士兵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看见有狗接近还去逗弄,吃了几次亏后,一旦在战场上看见来不明的狗都会无情射杀。

  大战开始时,法军中有250条军犬;另外在战争时期,法军后方专门有2个特殊的培训用于培训军犬。法军军犬不仅用作挽畜,还用于战场警戒和传递军情、救护伤员,甚至还帮一线的士兵运送香烟。在一些特殊任务中,军犬还有自己的战壕。在随部队进入区域时,军犬还会被套上防毒面具,然而即便如此,也有很多军犬死于毒气之下。

  一名法军军医为负伤的救护犬包扎伤口,救护犬是交战犬扮演的一个重要角色。

  至于英军,在本土的舒伯里内斯(Shoeburyness)有一个大型的军犬繁殖和培训中心,由埃德温豪森维尔理查森中校(Edwin Hautenville Richardson)负责,这也是英国历史上第一座军犬培训中心。至战争结束时,这里已经为英军的30个营供应了可执行各种任务的军犬。英军军犬置于陆军皇家工兵信号部队之下,因为它们主要用于维持通信畅通和站岗放哨。

  还有荷兰这个始终未参战的中立国,在战争结束前也已经准备了数以百计的训练有素的军犬,并随时准备投入使用。

  埃德温豪森维尔理查森与一条军犬在堑壕中,他是英国第一所军犬培训中心的创始人。

  当堑壕战西线战场后,军犬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在1914-1918年期间,各参战国正式征召军犬入伍服役,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们的触觉非常敏锐,甚至可以察觉同一个团里的陌生人;另外,它们对即将来临的特别,一旦发现无法抵达目的地便会自己找返回驻地;它们永远不会穿过无人地带前往敌军阵地。因此,犬类特有的忠诚和敏锐的特性使它们特别适合充作战争的补充力量。当然,前提是必须选择正确的犬种并加以训练。

  说到现代和正式的军犬选拔和训练,可追溯到19世纪晚期。在19世纪末,已经考虑在战争中使用军犬的可能性并付诸实践了,而主要原因来自约翰伯格斯(Jean Bungartz)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创办的多个犬类俱乐部,如汉堡纯种犬俱乐部(Hamburger Verein zur Frderung)、红十字搜救犬协会(Deutschen Verein fr Sanittshunde)等,促进了纯种犬类的培育和发展。据英国《密友》(Chums)1892年的一篇预言式的文章披露:

  “训练犬类用于传递信息和站岗放哨的试验已经在德军中实行,现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据说结果非常令人振奋发现最适合这类工作的是牧羊犬。训练计划是让军犬习惯于训导员当做主人来亲近和服从在执勤时,军犬的行动与哨兵保持一致在考虑到在敌军火力面前,军犬目标比人小多少,以及军犬要怎样通过各种地形等问题后,似乎可以发现军犬难以在军事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一战时期,德军的一只通信犬越过战壕往后方传送军情。注意它脖子上挂着的信筒。

  也许因为是这种态度,英国培训军犬的工作要比敌国和盟国晚上许多,直至1917年,埃德温豪森维尔理查森才在舒伯里内斯创立英国首个军犬培训学校。而法国培训军犬的工作在的支持下已经进展很快了。

  性别选择,以未阉割的雄性犬为佳。雌性犬虽然在学习能力和可靠性方面更好,但不适合执行战场任务,因为雌性犬一旦发情,会整支军犬部队的管理和行动。而阉割过的雄性犬会勇气和气质,不利于战场工作。

  根据各参战国培育、选拔和训练军犬的经验,体型中等、高智商且容易训练的犬种最受欢迎。

  方面。当时德犬中有两个犬种杜宾犬(Doberman Pinscher,一种短毛猎犬)和牧羊犬(German Shepherd Dog),因为其在体质、灵活性、本土性和可训练性等方面的优势而最受青睐。

  杜宾犬的优势在于其聪明、容易受训和极好的警卫能力。由于体型不大,动作敏捷,加上深黑色的外表,能使它们悄无声息地在多种地形下活动而不会被敌军轻易发现。因此这种军犬在德军中被广泛使用。

  牧羊犬也是因为它们在体质、智商和可训练性方面的独有优势而被德军看重,而且这种犬类很会讨主人欢心。

  左图是一名德军士兵与充当救护犬的杜宾犬合影。右图是一名德军士兵与牧羊犬合影。

  刚开始人考虑使用贵宾犬(Poodle),因为这种犬有极高智商。但是,贵宾犬特别容易发情,而且气味强烈,且视力不佳。

  然后圣伯纳德犬(St.Bernard)也被列入考虑范围。这种犬也有悠久的历史,但当时这种犬在体型和重量上与他们著名的祖先相比要大了不少,属于大型犬,不适合作为军犬。

  还有犬(Pointer,一种短毛大猎犬),虽然智商较高且体格强壮,但它们那根深蒂固的狩猎本能使它们被拒于军犬队伍之外。

  需要指出的是,人非常重视军犬血统的性,从一开始便:“军犬不能从杂交犬种中产生。”

  当时德军的许多现役的军犬种类,都与其肩负的任务有关。牛头犬(Bulldog)、血猎犬(Bloodhound)、柯利牧羊犬、寻回犬(Retriever)、杜宾犬、艾尔谷犬(Airedale)、杰克罗素梗(Jack Russell)、硬毛猎狐梗(Wire-haired Fox Terrier)、牧羊狗(Sheep-dog)和牧羊犬都是当时德军使用的军犬种类,每个种类肩负的任务都依据它们自身品种的性格特征而定,力求将这种特征得到最好发挥。而且都是纯种犬,它们相对于杂交犬的优势在于所表现出的本种类的特性。

  这里要说一下柯利牧羊犬,直至19世纪末,这种犬的军事作用在几个世纪以来都被人高度重视。约翰伯格斯更是在《军犬及其驯养》(德语:Der Kriegshund und seine Dressur)一书中盛赞柯利牧羊犬的性格特征是各类军犬中的No.1。但是到了20世纪初,柯利牧羊犬在德军中“失宠”了,取代其地位的是牧羊犬。该犬种成为德军中数量最多的军犬。有报道指出,在大战爆发时,德军有6000多条军犬投入使用。不过据奥尔登堡救护犬协会(German Society for Ambulance Doges)的数据,至1915年5月,共有1678条军犬被部署到前线条是牧羊犬,其余还有239条杜宾犬、142条艾尔谷犬和13条罗威纳犬(Rottweiler),可以发现,绝大数量是牧羊犬。而且,这一比例在整个大战期间基本如此。

  协约国方面。协约国同样使用了多种犬类作为军犬。据统计,在一个时期内,共有340条军犬从英国的军犬培训中心被送往法国,其中包括:74条柯利牧羊犬、70条勒车犬(Lurcher)、66条艾尔谷犬、36条牧羊狗和33条寻回犬;剩余的61条军犬则囊括另外13种不同犬种。

  据统计,协约国在一战使用过以下犬种的军犬:柯利牧羊犬、艾尔谷犬、牧羊犬、杜宾犬、拳师犬(Boxer)、马士提夫獒犬(Mastiff)、猎狼犬(Irish Wolfhound)、罗威纳犬、贵宾犬、圣伯纳德犬、大丹犬(Great Dane)、阿布鲁佐獒犬(Mastiff Abruzzo)、比利牛斯山地犬(Pyrenean Mountain Dog,又称为大白熊犬)、法兰德斯牧牛犬(Bouvier des Flandres)、巨型雪纳瑞犬(Riesenschnauzer)、牛头犬、纽犬(Newfoundland)、伯瑞犬(Briard)、法国牧羊犬(Beauceron)、比利时獒犬(Belgian Mastiff)、波尔多犬(Dogue de Bordeaux)、比利时牧羊犬(Belgian Shepherd)、血猎犬、美国斯塔福梗(Amstaff)、斗牛犬(Pitbull)、维希拉猎犬(Vizsla)、爱斯基摩犬(Malamute)、哈士奇(Husky)、霍夫瓦尔特犬(Hovawart)、高加索牧羊犬(Caucasus Shepherd)、牧羊狗,以及各种枪猎犬(hunting dog)。另外还有一些小梗犬,被训练用于战壕捕鼠,这可是真正的“狗拿耗子”。

  据估计,在一战期间,德军先后征召了3万条军犬,英国、法国、比利时共征召了2万条,意大利有3000条,也有数千条。

  协约国的军犬培训中心主要有3个,2个在法国,1个在英国。法国的位于埃塔普勒(taples)和萨托利(Satory),英国的是在舒伯里内斯。

  其中,埃塔普勒中央军犬养殖场与培训中心的课程是5-6周,这里的军犬毕业后被分到前线后方的军犬集结点,每个集结点48条军犬和16名训导员,按3条军犬配1名训导员的比例分配下战壕执行任务。而法国陆军萨托利军犬培训中心与英国的舒伯里内斯军犬培训中心一样,都成立于1917年,前者主要培训各种牧羊狗、艾尔谷犬、柯利牧羊犬等,法军每个步兵营可分配到6条军犬。相对地,德军一个步兵团会分配12条军犬,每个营6条,与法军一样,军犬的分配由德军军犬通信部门负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