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人扶持上为什么网易云音乐走得更快?

2017-10-04 09:10

  近年来,音乐人借综艺和互联网之东风,在短短时间内实现飞跃式发展,精品迭出、持续升温,中国音乐已然从幼芽初萌成长为音乐圈的最新现象...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近年来,国内音乐人浪潮式的崛起,令人看到了正版化浪潮带来的、全新的华语音乐的趋势——从传统到流平台,都对音乐和音乐人张开了怀抱,而音乐人也以才华和商业价值给予回馈,形成了良好的音乐走红的态势。

  先来看电视音乐综艺,近年来也多打音乐牌,将小众歌手带入大众平台,比如《歌手》之赵雷,《中国好歌曲》之戴荃、苏运莹等;同时,今夏网络音乐综艺如火如荼,三大网综《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和《快乐男声》,也使得毛不易、HiphopMan等鲜明的音乐人被更多的网友所熟悉。然而,读娱君也关注到,无论是传统电视综艺还是网络综艺,似乎只能给予头部音乐人足够的关注,而对于更广泛的音乐人群体而言,看综艺的人虽多,但能够走红的不多,所以这也给了流平台足够的空间,无论是用户覆盖还是付费机制,流平台这些年都已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剩下的就是看如何才能够找到那个能够让音乐人群体最能受益的方式,以及和平台方、用户形成共赢的机制。

  8月26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MAO Livehouse上线网易云音乐音乐人沙龙第一季,主题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李志经纪人迟斌,惘闻乐队经纪人、Space Circle厂牌主理孙怡,音乐人、词人唐映枫,和现场100位音乐人一起,共同探讨互联网大背景下音乐人的现状和全新挑战。而一直关注音乐行业的读娱君认为对于音乐人而言,可以解决以下四个维度的问题的平台才是未来最有价值的数字音乐平台:

  对于音乐人而言,起步毫无疑问是最大的难题,如何找到第一波种子用户应该说是对于音乐人而言是难度最大的——这也是很多音乐人长期默默无闻的最重要的原因。

  毕竟,能够参加电视音乐综艺或网络音乐综艺节目的音乐人寥寥无几,而其他渠道也都无法成为互联网这样可以直接面对“听众”的渠道。在数字音乐平台兴起之前,也出现过邵贝夷等少数音乐人能够脱颖而出的案例,但毕竟是小概率事件,社交平台对于音乐用户而言何难实现精准的覆盖和直接的投放的。

  很多音乐人在创作出歌曲后,都希望有人帮助他们发行、做版权管理、宣传、销售等等,但传统的产业模式可能制作和宣传一张唱片的周期会非常长。互联网的出现可以让音乐人直接上传原创作品并且自己运营粉丝群体。如果有平台可以在吸引了大量音乐人和听众后,对接起这个供需两方的市场,将能形成良好的生态圈,而这也是网易云音乐得以成为最受关注的数字音乐平台的产品优势之一。

  这就是数字音乐平台个性化推荐,也是音乐人最可以借力找到种子用户的方式。据读娱君了解,不同于其它产品的大数据机器算法,网易云音乐是人工推荐与机器推荐的结合。网易云音乐个性化推荐功能使用率达75%,曲库使用率达80%。

  因此,用户们经常夸赞网易云音乐的“推荐”功能,这也是网易云音乐在年轻目中的品牌印记:你听了什么歌之后,网易云音乐会推荐一些适合你口味的歌,很多可能没听过,但是确实又是适合。这一点能让人每天都有惊喜,每天都想来看。所以在沙龙现场,李志经纪人迟斌认为现在做音乐人会比以前要更容易一点,毕竟的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另外,迟斌对网易云音乐表示感谢,正是因为网易云音乐在正版化上的努力,才能让粉丝再度听到李志的正版音乐作品。

  除了个性化推荐,为加大对音乐人的支持力度,网易云音乐还为音乐人提供全平台渠道的内容露出,还给予每位音乐人平等的推广机会。正是在帮助音乐人找到种子这件事的努力,才使得网易云音乐是国内音乐人入驻最多的音乐平台之一,平台上有4万多的音乐人在长期活跃,上传原创音乐作品超过80万首,仅2016年音乐每日播放量达到1.5亿次,所以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在网易音乐人沙龙现场也表示,原创音乐在网易云音乐的播放比例常大的,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够和其比拟。

  2016年,音乐圈老炮汪峰的一次让很多音乐人“心有戚戚”,他那次主要是聊“音乐和钱”的话题,大概的内容是说音乐当然是一家很有情怀的事业,但做音乐的人不应该穷,所以音乐人应该“赚钱”。

  从汪峰起步做音乐的那个年代到现在,虽然很多音乐人没有赚到钱,但仍然有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一波又一波的在音乐创作上,而这也使得近年来音乐人好作品不断,能够被更多的听众所接受——所以,读娱君认为音乐从来都不等同于小众音乐,从来不意味着曲高和寡,更不代表穷。只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缺乏有效的推广手段和渠道,所以显得有那么一些特立独行。使得众多优秀的音乐人只能存活于live house和排练房里,为了梦想坚守创作,想要让音乐人获得体面的收入以支撑后续创作,前提是帮助其找到精准付费用户。

  幸运的是,这是一个音乐在商业上广泛受欢迎的年代。据国家新闻出版《2016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达2851.5亿元,较2013年增长了4.73%。其中数字音乐产业达481.2亿元,成为继卡拉OK市场、音乐教育培训产业之后的第三大市场。截至2016年底,全球共有1.12亿付费音乐流订阅用户,推动流收入激增 60.4%,数字音乐收入首次占到50%。

  随着用户的广泛接受和商业上的成功,各大网联网平台也纷纷推出的一系列扶持音乐人的计划。比如头条跨界扶持音乐人、虾米音乐“寻光计划”、豆瓣之“金羊毛”、还是QQ音乐“巅峰LiveHouse”,以及网易云音乐推出2亿元“石头计划”的扶持计划,都让人看到这或许是一个音乐人“最好的时代”。

  据丁博为现场介绍:民谣音乐人谢春花一年在会员包分成中收入超20万,说唱音乐人Jony J一天会员包分成收入超5000元;赞赏功能全面,迄今为止用户赞赏次数最多的是戴荃的《悟空》,用户赞赏金额最高的是陈一发儿的《阿婆说》。

  而因《歌手》大火的赵雷也是网易云音乐的受益者:以赵雷为例,在去年年底,赵雷的第三张专辑《无法长大》付费数字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一经上线万张,经由《歌手》节目助推,《无法长大》在网易云音乐的销量已经超过22万,《成都》在网易云音乐上的评论也达到了32万。

  可见,帮助音乐人提高收入、改善质量,从而可以创造出更多更优秀的有情怀音乐作品,能够被更多的用户听到的平台才是真正的好平台…

  在这波风口中,是数字音乐平台加速冲击下,音乐人才有机会实现从小众到大众的跃迁……

  数字音乐平台之前,音乐多甘于寂寞,虽然也有诸如豆瓣音乐人等互联网产品对的扶持,但限于产品形式和付费模式,豆瓣之余音乐人,更多还是相当于陈绮贞等的渠道——而在正版化之后,数字音乐平台的兴起,则让人看到了音乐开始方兴未艾。

  不飙高音,不耍花枪,编曲风格千差万别,或民谣或流行或嘻哈或古风,音乐人的原创音乐为何还能让人不自觉去买单,去反复循环?因为他们总能够抓住受众的“痛点”。而数字音乐平台又能够让他们匹配精准的用户,在平台上被更多人听到,进一步与主流市场的受众形成发声与聆听的共识,并且可以登上流行音乐主流市场之巅:比如早起的陈绮贞、杭盖乐队、好妹妹乐队… 当前的赵雷、苏运莹、毛不易等等。

  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报告》显示,国内音乐用户规模已达6.29亿,广大的喜爱音乐的用户基础是爆款迭出的:《成都》、《房间》、《明天不上班》等作品能走红,一方面离不开音乐人的创造,另外,数字音乐平台的宣发也是最强助攻,同样的成功也复制在毛不易的“一杯敬死亡,一杯敬”、“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会不会有疼”的今夏爆款神曲中。

  毫无疑问,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正在助力音乐人加速突围。在沙龙中,据丁博介绍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上除了发布单曲外,还可以通过发布动态、节目、专栏文章、精选歌单、评论及私信互动等等方式,与粉丝交流。配合网易云音乐精准的个性化推荐算法,可以最大限度帮助音乐人找到属于自己的粉丝群体。当音乐人积累粉丝到一定数量后,只要有新作品发布,粉丝们会自发帮助作品,作品的评论数和关注度会迅猛增长,形成良性循环。

  而这,甚至也使得网易云音乐的粉丝数、歌曲评论数,成为业界用于衡量人气的标准之一。在技术手段方面,网易云音乐推出“音乐人指数”,利用大数据衡量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平台的综合影响力。丁博介绍说,音乐人指数将音乐人的成长阶段划分为五个阶段,每个阶段有音乐人成长的空间,网易云音乐根据指数匹配相应的和资源,每个阶段的推广资源与获得会往上递增。

  而对音乐人的重视,也使得网易云音乐在数字音乐平台大战中不仅成为领跑者,更形成了独特的数字音乐品牌。根据Trustdata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6月,网易云音乐MAU同比增长达163.3%,为移动音乐应用中增长最快的APP。在音乐行业新增用户月度留存率持续下滑的行业背景下,网易云音乐用户留存率却逆势增长,并在2017年跃居行业第一,遥遥领先于同行,成为数字音乐行业的领军平台之一。

  音乐人能够上位,数字音乐平台收获品牌和用户,这也是音乐行业生态圈得以逐渐的形成…

  音乐人的星火可以缭烧,作品突围、重视商业之外,读娱君更关注的是互联网大时代音乐人的全新生态:以作品为卖点,以数字音乐平台为核心,构建的可以触达综艺、用户、付费、赞赏、虚拟道具、线下演出等度的产业链的行程,尤其是社群经济背景下数字音乐平台的运营实力展现。

  国内做品牌和运营最有特色的APP,网易云音乐毫无疑问是最会玩的,之前的地铁广告以及农夫山泉的跨界合作,都引导了一波又一波的创意营销热。而这,也正是其重视社群运营和品牌的实力彰显:互联网时代下,社群经济,音乐人和其团队不仅要学会和用户打交道,更要有整体运维的。

  一般来说,音乐人的用户群体跟主流偶像的粉丝群体,在行为上有着比较大的区别,所以音乐人的社群经济带有相当的独特性。所以读娱君认为,在“互联网+社群经济”大背景下,除了音乐人自己要有运营的之外,数字音乐平台也应该要当仁不让的从产品和运营角度帮助起音乐人构建起和听众能够形成良好的互动性的能够维系情感关联的社群运营。

  多年前,豆瓣音乐人曾经是音乐听众的聚集地,但无论豆瓣或后面的音乐播放器,都缺乏有效的工具去帮音乐人聚合粉丝,对于音乐人和用户而言,无论是豆瓣音乐人还是其他播放器,都仅仅是太小的专业化工具,而非平台,更难称生态,而网易云平台或许要成为这个生态的构建者。

  在沙龙现场,音乐人、词人唐映枫也认为网易云音乐是很好的宣发渠道,也确实更要重视粉丝的经营——这也印证了网易云音乐的多元化音乐生态正在形成的吸引力,包括数字专辑售卖、会员包收入、赞赏、音乐人周边、巡演等。浓厚的音乐氛围和优质的粉丝基础,加上“石头计划”的有力助推,不仅为音乐人数字专辑带来可观收入,更可以让音乐人和作品能够更好的和用户建立“关联”。

  从音乐人陈粒在网易云音乐发行《爱若》以来 ,陈粒、李志、赵雷等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不断创下数字专辑售卖新纪录——正应了丁博在沙龙现场的观点,网易云音乐愿为音乐人的发展铺,通过平台的方式帮助音乐人拓宽音乐渠道。另外,网易云音乐充分利用平台大数据,根据音乐作品的各类数据,实时挖掘优质歌曲,让音乐人生长。而惘闻乐队经纪人、Space Circle厂牌主理孙怡也对音乐的产业生态抱有很大的期望,她表示应该学习和借鉴海外优秀音乐人的发展思,对于经纪人应该把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在怎么推广,把衍生产品做到极致,和全世界的人建立更多的联系,不断的拓展,投入时间做一定可以收获效果。

  除此之外,如果对音乐运营实在无从下手,网易云音乐还提供全方位的版权代理。音乐人只需关心创作问题,其他的都由网易云音乐一手包办,成为音乐人成长的台阶。网易云音乐在对“小众”、“潜力”音乐人及作品的和运营商上,有着天然和独家的优势,也逐渐构建成为了最适合音乐人成长的平台生态。

  另外,这一次的网易音乐人沙龙是网易云音乐针对音乐人推出的培训交流活动,完全免费,这也是“石头计划”中音乐培训计划的落地。据了解,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的七大方面已经全部顺利推进:首批征集的48组优质作品正在投资并紧锣密鼓的进行,去年9月试行的音乐人赞赏功能也全面;而衍生品方面,已经上线了多个音乐人的周边商品,包括GALA、丢火车乐队、牛奶咖啡乐队等。而在线下部分,除了此次网易音乐人沙龙之外,网易云音乐陆续主办了马条、布衣乐队、晓月老板、房东的猫等独家音乐人的巡演,同时与著名的民谣Livehouse蜗牛de家联手,推出“云豆现场”音乐人谈唱会,希望为音乐人打造线下演出平台,给他们更多演出机会。前段时间,网易云音乐还和十三月合作了瓜洲云上音乐节,之后还将投资泰山音乐节,给音乐人提供更多线下演出机会。

  此外,“音乐人指数”是网易云音乐推进“石头计划”的重要参考,也是一套高效的音乐人成长体系,在“石头计划”发布后一并推出,以分数形式,体现音乐人在平台上的影响力,堪称“音乐人版的百度指数”。由此网易云音乐对于音乐人的整体推广和扶持都在持续进行中,以音乐人指数为参考,于临界点助推,为人音乐人匹配不同资源。

  综上,近年来,音乐人借综艺和互联网之东风,在短短时间内实现飞跃式发展,精品迭出、持续升温,中国音乐已然从幼芽初萌成长为音乐圈的最新现象,在改变中国音乐生态的同时,数字音乐平台和音乐人继续深耕细作,或许可以迎来真正的、未来的蔚然盛景。